欢迎关注协会微信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洋垃圾”禁令一年 中国决策影响全球固废处理系统

发布日期:2018-09-03   来源:界面   浏览次数:99次

    曾经的“洋垃圾”进口第一大国,正一步步收紧固体废物进口政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7年7月30日,中国正式通知世界贸易组织,将于2018年初停止进口包括废塑料、未分类废纸、废纺织原料和钒渣在内的24种“洋垃圾”。2018年6月,国务院公布《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明确将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力争2020年年底前,基本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

    自正式印发以来,“洋垃圾”禁令已一年有余,“蝴蝶效应”正在全球卷起风暴:欧盟决定对塑料征税,美国废品回收站堆积如山,星巴克要禁止塑料吸管……看似各自独立的事物,都在中国拒收“洋垃圾”之后发生着改变。而对于中国的再生行业而言,也正面临着一场洗牌与重塑。

禁令后,包装业遇“断粮窘境”

    8月,纸价继续上涨。

    不久前,华东、华南、华北等地区多家造纸厂再次公布上涨价格,上调废纸价格30-100元/吨。据央视财经报道,今年上半年,成品纸市场迎来涨价潮,白板纸、瓦楞纸、箱板纸等纸种价格全面上调。

纸价变化的影响正一层层渗透至相关行业的各个脉络中:出版社新书定价“不约而同”上涨,报社纷纷收到纸厂发来的涨价函,一些包装企业面临“断粮窘境”。

    近些年网购的普及刺激了包装行业的需求,几乎每一个快递包裹都预示着对包装纸的需要。而在“洋垃圾”禁令之下,包装行业上下游各种变量都面临着复杂的情况。

    2018年7月31日,纸业巨头理文造纸发布了中期业绩公告。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理文造纸的营收与净利润均大幅增长,但其中期毛利率却迎来2014年以来的首次下滑:从去年上半年的26.91%降至今年上半年的25.18%,减少了1.73个百分点。这成为市场担忧的地方。

    造纸厂的毛利率主要由两方面决定——纸品的出厂价与原材料的采购价格。“洋垃圾”禁令以来,进口废纸受限,而由于国内回收体系尚不完善,国废的供应量一时难以满足废纸需求,原材料价格上涨迅速,造纸厂利润承压。因而,尽管市场需求旺盛,包装纸厂商的股价走势却都不好看。今年以来,行业巨头理文造纸与玖龙纸业股价一度下跌。

    上游纸厂原料价格上涨的压力给整个产业链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处于产业链下游的包装企业,一方面要面临顾客对包装设计日益挑剔的眼光,另一方面对包装纸成本的增加望而却步,可谓两头承压。据中国纸业网2018年7月29日消息,东莞市纸制品制造行业协会会长林青透露:“就东莞一些企业来看,包装厂的订单下滑35%左右,有企业连白班都开不满。”

此外,同样是出于原材料(“美废8号”)的进口限制,新闻纸也“洛阳纸贵”。一名人民日报社的资深编辑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去年起,新闻纸价格上涨尤其迅速。据回收行业媒体再生网数据显示,2018年8月,国产新闻纸全国平均价格为6350元/吨,较去年同期(5100元/吨)上涨24.5%。

    在今年8月份的中国报业2018年新闻纸市场信息交流会上,中国报协理事长张建星提及,去年以来,新闻纸生产企业纷纷转产、减产。目前,国内能够正常生产新闻纸的厂家仅剩3家。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库显示,2018年1至7月,全国新闻纸产量为122.6万吨,较去年同期同比下降5.1%。

    漩涡中的再生塑料行业

    不仅仅是纸业,对于“洋垃圾”其他相关行业而言,整治力度的加码正倒逼行业转型。再生塑料行业同样处于漩涡之中。

    一直以来,进口废塑料受到再生资源行业厂家青睐。由于从国外进口废塑料比进口塑料原料成本低,而且废塑料在经过处理后仍能保持较好的加工性能,因而较多企业依赖进口废塑料以降低成本。

    自2017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以来,废塑料进口量近似“腰斩”。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的数据,2017年6月国内废塑料进口量为59万吨,《方案》颁布之后,2017年10月进口量下滑至31万吨。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再生塑料行业中相当一部分企业属于技术含量低、产业集聚度低、污染防治水平低的“小散乱”企业。这些企业易受波及,如今多数处于停产状态。

    在被称为“江北塑料第一镇”的山东省日照市莒县刘官庄镇,曾有多家“小作坊式”塑料加工厂,形成包括原料产销、吹塑产品、塑料制品等一整条塑料产业链。鼎盛时期,刘官庄镇从事塑料加工制造企业发展到500余家,塑料加工制造业户2000余户,“洋垃圾”是加工塑料颗粒的主要原料之一。

    近几年来,在进口固废禁令及环保部打击进口废物加工利用行业环境违法行为的双重“重压”下,刘官庄镇大大小小数百家塑料生产企业已停产。

    从小生长于此、家里曾经从事塑料加工行业的李晓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现在设备和小工厂都还在,但跟进口废塑料相关的,主要是依赖原材料的粉碎、清洗、造粒企业都停产了。”2017年7月,刘官庄镇对全镇393家涉塑个体工商户和6家造粒公司的172个车间实施了关停、断电处理。如今,李晓家的工厂也已转做生产塑料制品。

    清华大学环境固体废物控制研究所教授蒋建国称:“‘洋垃圾’禁令期间,相关企业可能都要面临洗牌,产业结构升级优化,大的企业需要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小散乱’的企业可能难以生存。”

    不过,行业“危机”也常常是产业转型的机遇。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在其评论文章中称,洋垃圾进口禁止之后,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大相关企业的压力,但长期来看价格上升之后,会有新的供给者立刻涌入,将短期压力消化掉。
    李志青同样在其评论文章中表示:“‘洋垃圾’被禁止之后,再生行业的原材料供给缺口需要依靠国内“土垃圾”补足,就会倒逼国内的土垃圾做好后端处理,再进一步倒逼前端的居民社区垃圾分类做得更好。”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  
*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 暂无评论,赶紧发布抢占沙发……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先烈中路82-1号翰林阁402室
电话:020-37636009  传真:020-37636885  邮箱:gdarcu@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粤ICP备15000409号  建议分辩率:1024*768或以上
版权所有 :广东省循环经济和资源综合利用协会  Copyright 2007-2013 www.Gdarcu.net All Rights Reserved.